真的為媽媽感到慶興,雖然我姓爸爸的姓!
可能是媽媽獨立撫育我,也看到媽媽身兼父職的辛苦,
一個人帶我,這麼辛苦,卻寧可選擇分開,
因為在一起更苦,爸媽分開當時是相愛的,但是心很苦。
傳統上總是要求女人為夫家無私的奉獻,
但如果夫家本存著苛刻刁難的心,故唱反調,
也是會消磨媽媽對爸爸的愛…
前些日子我問媽媽,
單親帶孩子二十多年苦,還婚姻四年苦…
她的答案是婚姻苦,
生活埋葬在公公的存心擺譜、大姑小姑的惡搞及小叔的助陣當中,
面對單親生活,她緊張又茫然、勞心又勞力,
失眠、憂鬱接踵而來,
但她竟仍覺得婚姻苦,可見……姻婚真的很苦,
因為沒有婚姻的她,至少在自家裡,她可以作主。
今日我羨慕不惑之年的她能有個可自我作主的家,至少是個溫暖的窩,
有個工作穩定的女兒~嘿就是我咩
有個開發內在能量的修行工作,
最重要的,
不用在服待有關夫家的一切。

爺爺走到人生的最後十年,開始能和媽媽用電話聯絡,
人生最後的五年,能在媽媽的房子long stay,
住得非常舒爽,至少媽媽會對他噓寒問暖,
(哼!爺爺獨居在鄰近台北101的大廈環境,叫我住一晚也難受)
媽媽能如此善待,使得爺爺感動、姑姑感恩,
媽媽自問,
過去的她在夫家做得比現在多太…多了,而且是那麼小心奕奕…
現在的她不過是親切地招呼爺爺,心是這麼的輕鬆,
卻能換得人家的感謝和稱讚,
還聽到姑姑對其他兄嫂弟媳的是是非非,
可見沒有這一層「身為媳婦」的關係,
大家才能珍惜這一切的對待。

我並非高唱離婚的好處,
只是評論我所意識到的。
創作者介紹

愛享受慵懶之人

snare19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