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看到

的故事,著實佩服小滷的堅強,牠是這麼認真地過日子,馬上淚水就奪眶而出。

昨天是母親節,這二天我可是特別的感性,掉了不少眼淚,昨天看新聞的故事,眼淚馬上衝出來,我最佩服勇敢的人,不過現在看文字述敘倒還好,昨天我當下看到電視新聞報導,引起我內心很大的悸動。



因為我不是勇敢的人。

米小滷雖然目前暫時還找不到永久的主人,但牠身邊有這麼多朋友願意幫助牠,牠也很爭氣,克服生理上的障礙。

從奈及利亞嫁來台灣的潘麗梅,我一看到她,我就感動,那時並還播到她的背景,我只單看到一個黑人女士,在醫院裡當看護,親切地問候那些阿嬤,台語說得很溜,而且是發自內心的歡喜心,我就是被這一幕「真心的問候」給感動到。她在電視新聞中敘述「曾想要自殺,也曾放下孩子有回到非洲,但又很想孩子,所以來回來台灣」。

現在的我,比較能去想易地而處,我會怎麼辦?其實我不是那種很會亂想的人,基本上我就是大而化之的人,遇到事情,能解決我當然馬上處理,困難的事情,我通常先放著不管,因為我很樂觀,總覺得反正隨著時間過去,事情也能悄悄地混過去,就算沒有處理很好,總是也能煙消霧散。

面對難題,我就是那種「放著、拖著,打混過去的人」,說好聽一點就是「無為而治」,還好我算是有良知和良心,通常看到這樣認真過生活的潘麗梅女士和米小滷,能直接打中我的心臟,憾動到我。這樣的感動,是因為我在想「如果我一雙腿像米小滷這樣,或是我是一個遠從非洲嫁入台灣的婦女,結果來台不久老公馬上就去世,還有三個孩子,我會怎麼辦?」

我覺得當下的我一定很孬,我根本無法面對雙腿廢了,尤其一身無優點和特色的我,修長的直腿真的還不錯,我可能會因為生理障礙而遷怒家人,搞得有在修行的芸媽凍未條,篩我n個巴掌,我才能醒來!相較於生理的病痛,我最怕承擔責任,老公死了,孩子三個,娘家又不在身邊,我不僅是個外地人,膚色也都不同,這樣子的我,一定馬上回到非洲。不過現在認識「因果關係」的我,我會想,如果回到非洲,我就無事一身輕了嗎?先別說非洲的環境好不好,物質上是否能過得舒服,但在心底深處,我一定會想到自己有三個孩子,生活表面輕鬆沒事,內心卻更折磨,一想到這裡,我一定馬上衝回台灣,把孩子帶在身邊,可是生活實際面的拖磨,一想到我和三個孩子生活這麼困苦難熬,這對於很怕承擔責任的我來說,還是苦~不過老天有眼,潘麗梅女士歡喜歡甘願受,因為她願意承擔這些的責任,這一切苦盡甘來。丟下孩子,真的會過得比較好嗎?下一段婚姻會更幸福嗎?如果我不能確定,我為何不好好扶養我現在的這三個孩子,走一步算一步,天無絕人之路。

寫到這裡,突然讓我想到星光三班的黎礎寧,女人為愛自殺是最笨的作法,參加歌唱選秀比賽,她都能抗壓,為何情關闖不過?就算那男人真的很爛,那為何要為一個爛人自殺呢?去過火葬場就知道,燒出來一具具殘骸,大家都一樣,誰知道你是帥哥美女、才華洋溢?男人會因為女人為他自殺,而內疚一輩子嗎?每次去靈骨塔,看到那些照片男女老少,我就想到一點「甕裡裝的是死人,而不是老人」,能活著,就該感恩,今天的平安,不是應該的。

想想,我真的是好命的丫頭,我的波折發生在小時候,小時候我會覺得很孤單,家中就我們母女二人,媽媽又忙,就只有我一人,很多時候,我真的會在幻想中過日子,分化出兩個以上的角色進行對話,玩撲克牌也分四份來玩,而且我會希望每一份牌都是贏家,想想那時候的我,還真像金庸裡的老頑童周伯通,不過也是因為如此,我個人想法會有多元面向,態度比傾向中立。還好我有一個超級女強人的芸媽,我的物質生活,過得真的不錯。令人汗顏的事,她覺得我常常無意傷了她的心,我自己卻不知道,因為我就是不夠細膩和貼心,甚至是神經大條,或者可說我是個比較自私的人,對自己是很捨得,對別人…就有點要考慮看看,也許我有良知或良心,所以每每看很感人的故事,我都直接坦率地哭,但我總是做得很少,有那個心,卻懶得做、不愛做,或是會計較誰做得多…唉~太理智讓我能輕鬆的置身事外「放呼外外嘸代誌」,但生活總是缺少熱情和激動,這樣的不沾鍋,雖然無事一身輕,但也蠻不值。

可是,我就是怕那種好累、好煩、一直照顧別人的感覺(我好像忘了自己也一直受他人照顧?)真的是一個好爛的人哦~



本文引用自miluu - 這是一個感人催淚的故事【歡迎大家引用轉貼】



創作者介紹

愛享受慵懶之人

snare19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